天悦平台-网站首页

admin 2019-12-17 阅读:924

七年前,温州商人廖远潘携巨资到贵州铜仁投资接管铜仁市新世纪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世纪燃气公司”),想不到自己一步便陷入一个巨大的陷阱:黑法官——铜仁市碧江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张天宝与原新世纪燃气公司股东李浩串通一气,枉法解冻该公司原先被冻结的股权,制造该公司正常营运的假象,设局诱骗廖远潘转让,仅仅过了一个月,张天宝对该公司股权重新予以冻结,期间,李浩诈骗廖远潘现金数1000万元。而这仅仅是廖远潘噩梦的开始,李浩利用当地的黑恶势力和张天宝等保护伞,“开门迎客,关门打狗”,对廖远潘进行全方位进行威逼、敲骨吸髓,廖远潘被迫变更自己的法人代表,而被李浩彻底架空。在廖远潘离开公司期间,李浩明目张胆,设计一个又一个局,向银行机构骗贷数1000万元。



李浩在当地不但拥有力量骇人的李辉、李嘉(他们都是李浩的胞弟,江湖名称分别叫“大矛”和“小矛”)等黑恶势力,还有张天宝等一柄硕大无朋的保护伞给他罩着。

廖远潘血本无归,还凭空承担巨额责务。他在铜仁遭受被诈骗、被侵占、被威逼,他为自己的遭遇开始旷日持久的举报和维权,然而警方有意包庇敷衍塞责,至今无果。

(图为:廖远潘一次又一次地走进铜仁市公安局碧江分局和碧江区人民法院进行举报和申请执行维权,但当地公安部门和人民法院与廖远潘展开了一场“马拉松”赛)

铜仁“陷阱”

2013年初,廖远潘受到铜仁市江口县人李浩的邀请,商谈铜仁市新世纪燃气公司(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部分股权转让事宜。此时该公司股权李浩占40%,大为公司占60%,李浩希望廖远潘将大为公司的60%股权转让过来,合伙经营。

廖远潘在当地考察市场,分析后认为这个行业潜力颇大,遂决定投资。2013年4月20日,他与李浩一起到市场监督部门查询该公司相关信息,该公司目前正常营运,股权没受到司法限制。4月22日,廖远潘以840万元的价格与公司签订60%股权转让合同,5月22日,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廖远潘。

股权转让手续办妥后,李浩以个人名义向廖远潘借款561万元,还款期限15天,并用自己在公司40%的股权质押。李浩还以在江口、松桃、印江三地投资分公司为由,诱骗廖远潘1100万元,事实上,那三处至今还是空壳公司,没有投入资金。

2013年5月24日,廖远潘收到铜仁市碧江区人民法院的执行通知,因该公司存在与贵州玉屏金鹏铁合金厂(简称“金鹏铁合金厂”)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将该公司100%股权全部予以冻结,限制转让。

这对廖远潘无疑是晴天霹雳,刚刚接手经营这家公司,怎就摊上债务纠纷?面对这份法律文书,廖远潘的思路往前梳理:查询市场监督部门时,该公司显示一切正常,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廖远潘请律师对此事进行调查。

律师的调查结果令人震惊:原来,新世纪燃气公司欠郑朝兵546万元外债,2012年8月21日,碧江区法院将新世纪燃气公司的所有股权予以冻结,限制转让。2013年4月19日,该院执行局以申请人郑朝兵申请的名义,解除对新世纪燃气公司股权的冻结。这是典型的合同歁诈。

2013年的4月19日、4月20日、4月22日、5月22日、5月24日,这5个本来不相干的日子,因为碧江区人民法院的神秘解冻前新世纪燃气公司的股权和突然冻结后新世纪燃气公司的股权而有机地联系起来,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局。而到此时,廖远潘包括转让金、给李浩的借款及被李浩诈骗的款项总计已逾两千多万元。



(图为:铜仁市碧江区人民法院凭任何借口,想“冻结”新世纪燃气公司股权和账户就“冻结”;想“解冻”新世纪燃气公司股权和账户就“解冻”裁定书等文本)

于是,廖远潘的噩梦也就开始了。每天有十多人手持欠条上门讨债,无法正常办公,还有李浩胞弟(大矛、小矛)等不明真相的持械前来,廖远潘的人身安全时刻受到威胁,报警时,警方以债务纠纷为由拒不出警。

整个事件的关键人物终于浮出水面。5月初的一天,张天宝打电话邀请廖远潘喝茶,说有自己私事要求廖远潘帮忙,张天宝说,金鹏铁合金厂借给李浩的200万元钱是由张天宝担保,要求廖远潘给李浩的投资款先还掉这笔钱。廖远潘照实对张天宝说,本人已将所有投资款都打给李浩了。6月28日,廖远潘又接到碧江区执行局局长张天宝打来的电话,叫他到法院,廖远潘到法院后,张天宝就要他偿还公司一千多万的债务,否则对其采取司法处理。廖远潘向张天宝诉苦,自己在铜仁已投入2000多万了,手头没钱了,况且,这些债务确实与自己毫不相关。张天宝逼迫廖远潘当天还300万元,后来降到100万元元,但廖远潘此时确实手头没钱。见状,张天宝召来四名法警,将廖远潘扣押起来。此时,廖远潘看到李浩从一个法官办公室里大摇大摆走出来,比白天撞见鬼更令他惊悚!廖远潘这下才彻底意识到,自己误入的不仅仅是一个陷阱,还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黑窝。迫于无奈,廖远潘通知自己的员工送给碧江区人民法院20万元钱,才被保释。

那5个普通日子因张天宝法官串成一起。

事后,李浩对廖远潘说,我是本地人,将法定代表人转给我,张天宝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李浩和张天宝等人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廖远潘为了追回自己的血泪钱,只有做长远考虑。2013年7月5日,将法定代表人转给李浩。李浩取得法定代表人资格后,变本加厉,开始清洗廖远潘带过去的员工,大矛、小矛等黑恶势力持刀械对出纳鄢南道进行辱骂殴打,迫使鄢南道逃离公司,悍然决定,廖远潘不得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廖远潘这个铜仁新世纪燃气公司的实际控股人就这样被扫地出门。

漫漫维权路

廖远潘开始漫漫维权之路。

他从自己以个人名义借给李浩561万元债务入手。他将李浩告上法庭,诉请归还561万本息或者李浩质押的公司40%股权和将法定代表人资格重新变更给廖远潘。2014年12月29日,铜仁市碧江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支持廖远潘的诉求。然而,到了执行这个环节,又被该院执行局局长张天宝卡住了,以李浩无能力偿还为借口搪塞。廖远潘退其次而求之,要求将李浩质押的股权转过来抵债,但张天宝竟然亲自出马到碧江区政法委领导和区市场监督局处活动阻挠,致使质押股权转让至今没有结果。廖远潘根据公司销售情况分析,公司每年纯利润不会低于600万元,现金由李浩把控着,股东从没分红,这些利润成为李浩私人的资金,因此李浩完全有执行能力,他向法院和公安举报李浩拒不执行罪,但当地警方不予立案。

(图为:铜仁市公安局碧江分局对廖远潘案件不予立案告知书和上访答复通知书)

这个官司执行毫无进展,廖远潘自己又莫名其妙地成为被告,2015年11月22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判令铜仁市新世纪燃气公司偿还拖欠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的1000万元贷款及利息,贵州旺成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李浩、廖远潘承担债务连带清偿责任。廖远潘百思不得其解。经律师调查后发现,2014年1月3日,铜仁新世纪燃气公司向重庆银行贵阳分行贷1000万元,还贷期限一年,贷款担保书上赫然签着廖远潘的名字及指印。而这个时段,廖远潘早已被李浩等人赶离公司,与李浩形同水火,怎可能与李浩一起贷巨款?这显然是一宗骗贷案件。廖远潘当即向警方报案。直至2017年7月14日,碧江区公安分局才委托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重庆银行保证合同》上“廖远潘”的签名及红色指纹等进行司法鉴定,同年8月10日,该中心做出鉴定结果:一是落款时间为2014年1月3日的《重庆银行保证合同》第3页落款部分“法定代表人”一栏处的“廖远潘”上方红色指印不是廖远潘所按;二是落款时间为2014年1月3日的《核保书》落款部分“保证人(公章)”一栏处“廖远潘”字迹中“廖远潘”上方的红色指印和签字也不是廖远潘本人所留。三是落款时间2014年1月3日上方,保证人(公章),所盖的公章也是假的。李浩借公司之名并冒签廖远潘名字及指印骗取贷款,铁证如山,但至今却逍遥法外。

(图为:贵州警察职业学院对新世纪燃气公司公章、法定代表人指印和签字及委托书和股东会决议等进行司法鉴定,其结果均为假冒印章和伪造文书)

2013年7月10日,李浩模仿廖远潘的签名,出具虚假股东会决议和委托书等相关材料,向裕兴小额贷款公司骗贷610万元。

面对无端强加的债务源流,廖远潘就李浩合同诈骗、拒不执行、现金诈骗、向银行骗贷、职务侵占等犯罪行为向当地警方连续报案。

然而,廖远潘得到的是令人夷匪所思的结果。

从2014年8月份开始,廖远潘到碧江区公安分局报案,该局长期推诿不立案,有时连报案材料也不收受。廖远潘只得向上级有关部门投诉。同年,铜仁市有关领导做出书面批示,碧江区公安分局才给廖远潘不予立案通知书。

(图为:铜仁市公安局碧江分局对本案不立案通知书及信访事项答复告知书等材料)

2018年2月,廖远潘上书中纪委、监察委、国家公安部。4月24日上午廖远潘到碧江区公安分局询问,案件经办人黎功德告诉他,你的案件还没立案。当天下午,廖远潘却接到该局信访科电话,叫他去趟分局,经办人一见面便说:你写给公安部的信件已转到这里,你的案件其实已于2017年7月17日手工立案,但没有上网,今天给你立案通知书,并可以上网查询。

(图为:此立案通知书,文号为碧公(刑)立字(2018)797号,而落款时间为2017年7月17日,经办民警要求廖远潘将落款时间写在2017年7月17日,而被廖远潘拒绝。廖远潘坚持签2018年4月24日落款,令经办民警不爽)

立案至今又两年半时间过去了,期间廖远潘无数次到碧江公安分局催办,经办人傅梓文、田小伟总以案件太多忙不过来为由敷衍,拒不办理,对李浩涉嫌犯罪的线索不侦查不取证,使李浩长期逍遥法外。

2013年7月5日至今,廖远潘这个铜仁新世纪燃气公司实际控股人没有一次分得红利,多次要求对公司账目进行审计,均被李浩一句“账簿毁于大水”就堵住了。

李浩动用黑恶势力和利用黑法官黑民警等保护伞,使廖远潘个人直接经济损失逾3000多万元,造成铜仁新世纪燃气公司损失达8000多万元。

当地有关部门将如何处置李浩黑恶势力保护伞和保护廖远潘的合法权益问题,本网将继续关注。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