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一种痛:故乡的烙锅

“从何时惋惜蝴蝶困于那桃源,飞多远有谁会对它操心……”单曲循环中陷入自我哀伤的催眠模式。  秋风起,冷风凉,我就开始季节性的哀伤起来,思念一种叫毕节烙锅的痛。  当滋滋作响的五花肉...

">